召公谏厉王弭谤原文及翻译

召公谏厉王弭谤原文

厉王虐,国人谤王。召通告曰:“平易近不胜命矣!”王怒,得卫巫,使监谤者。以告,则杀之。国人莫敢言,门路以目。

王喜,告召公曰:“吾能弭谤矣,乃不敢言。”召公曰:“是障之也。防平易近之口,甚于防川。川壅而溃,伤人必多,平易近亦如之。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,为平易近者宣之使言。故天子听政,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,瞽献曲,史献书,师箴,瞍赋,曚诵,百工谏,庶人传语,近臣尽规,亲戚补察,瞽、史教育,耆、艾修之,而后王斟酌焉,是以事行而不悖。平易近之有口,犹土之有山水也,财用于是乎出;犹其原隰之有衍沃也,衣食于是乎生。口之宣言也,善败于是乎兴。积善而备败,其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。夫平易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,成而行之,胡可壅也?若壅其口,其与能多少?”

王不听,于是国人莫敢出言。三年,乃流王于彘。

召公谏厉王弭谤翻译

周厉王暴虐无道,老百姓纷纷叱骂他。邵穆公对厉王说:“老百姓已不胜忍受暴虐的政令啦!”厉王听了勃然震怒,找到逐一个卫国的巫者,派他暗中监督敢于责备谴责本身的人,逐一经巫者密告,就横加杀戮。于是人们都不敢任意说话,在路上相遇,也只能以眼神表达内心的愤恨。

周厉王颇为写意,报告邵公说:“我能避免毁谤啦,老百姓不再敢吭声了。”邵公回覆说:“你这样做只能堵住人们的嘴。但是防肺ㄖ鹨幌百姓的嘴,比抗御河水泛滥更不简单。河流因堵塞而造成决口,就会损伤许多人。倘使堵住老百姓的口,了局也将如此。因此治水者只能消除壅塞而加以疏通,治平易近者只能善于劝导而让人说话。所以君王在处理处罚政事上,让三公九卿及各级仕宦进献讽喻诗,乐师进献平易近间乐曲,史官进献有鉴戒意义史籍,少师诵读箴言,无眸子的盲人吟咏诗篇,有眸子的盲人诵读讽谏之言,掌管修建事务的百工能纷纷进谏,平平易近则本身的见解转达给君王,近侍之臣子尽劝戒之责,君王的内亲外戚都能补其不合错误,察其是非,乐师和史官以歌曲、史籍加以谆谆教导,年长的师傅再进逐一步润饰整理,然后由君王斟酌取舍,付之实施,这样,国家的政事得以实行而不背理。老百姓有口,就象大地有高山河流逐一样,社会的物质财产全靠它出产;又象高原和低地都有平展肥沃的良田逐一样,人类的衣食物品全靠它产生。人们以用嘴巴揭晓谈论,政事的成败得失便能流露出来。人们觉得好的就尽力去实行,觉得失误的就设法去预防,这样社会的衣食财产就会日益丰富,不时增长。人们心中所想经过进程嘴巴表达出来,朝廷觉得行得通的就照其实行,怎么可以堵呢?若是硬是堵住老百姓的嘴,那又能堵多久呢?”

周厉王不听,于是老百姓不再敢悍然揭晓举动指斥他。过了三年,人们终于把这个暴君放逐到彘地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