孝顺天子李弘

唐孝顺天子李弘(公元652年-675年),唐高宗李治第五子,武则天宗子,是高宗时期所立的第二位太子,薨逝于太子位,是唐朝第逐一名被追封为天子的太子。李弘于永徽三年(652年)诞生于皇宫,永徽六年(655年)进封代王,显庆元年(656年)被立为皇太子,自幼孝顺仁德,为太子后体恤平易近情,曾上书高宗批改不公道的执法,并为两个开罪的姐姐讨情,深得高宗痛爱。上元二年(675年),李弘随帝后出行洛阳,猝死于合璧宫绮云殿,年仅二十三岁,死因颇受争议。高宗为此悲哀不已,破例追赠太子李弘为天子,谥号“孝顺”,以天子礼节葬于唐恭陵。



李弘个人资料

本名:李弘谥号:孝顺天子所处时代:唐朝时期
性别:男平易近族:汉族国籍:唐朝
诞生日期:公元652年逝世时光:公元675年诞生地:长安
职业:皇太子父亲:唐高宗李治母亲:武则天


目录李弘简介旧唐书·孝顺天子李弘传


唐孝顺天子李弘简介

唐孝顺天子李弘(公元652年-675年),唐高宗李治第五子,武则天宗子,是高宗时期所立的第二位太子,薨逝于太子位,是唐朝第逐一名被追封为天子的太子。

李弘于永徽三年(652年)诞生于皇宫,永徽六年(655年)进封代王,显庆元年(656年)被立为皇太子,自幼孝顺仁德,为太子后体恤平易近情,曾上书高宗批改不公道的执法,并为两个开罪的姐姐讨情,深得高宗痛爱。上元二年(675年),李弘随帝后出行洛阳,猝死于合璧宫绮云殿,年仅二十三岁,死因颇受争议。高宗为此悲哀不已,破例追赠太子李弘为天子,谥号“孝顺”,以天子礼节葬于唐恭陵。

神龙初年(705年),唐中宗李显为孝顺天子上庙号为唐义宗。开元六年(718年),唐玄宗李隆基依仍旧礼取消义宗庙号,复用孝顺天子谥号祭祀。

李弘生平简介

孝顺天子李弘,是高宗的第五个儿子,武则生成。永徽四年(653),封为代王。显庆元年(656),立为皇太子,大赦全国改元。李弘曾辞邮更令郭瑜学习《年齿》、《左传》,讲到楚子和商臣的事,掩卷叹道:“这种事臣子所不忍听,本来经书是圣人的垂训,怎么会记下这些事呢?”郭瑜答道:“孔子修《年齿》,义存褒贬,所以善恶必书。表彰善来向后代示范,贬斥恶来向后代警戒。所以使商臣之恶,闪现千年万载。”太子道:“这种事不只是口不成道,就是耳也不忍闻,请改读其他的书。”郭瑜二拜而贺道“:里巷名为胜母,曾子不入;到名为朝歌的县邑,墨子回车。殿下其实是生成的孝心,性情出自自然,凶悖之迹,不视不听,循奉德音,其实很值得祝贺。臣闻安于上理的人,莫有什么能比礼更好的,非礼无以事六合之神,非礼无以辨君臣之位,所以先代的帝王都正视礼,孔子说:‘不学礼无以立。’请停《年齿》而读∥ㄖ鹨获记》。”太子听从。

龙朔元年(661),命令中书令、太子宾客许敬宗、侍中兼太子右庶子许圉师、中书侍郎上官仪、太子中舍人杨思俭比及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,摘出其中的佳词美句,分类编纂,汇集成五百卷,书为《瑶山玉彩》,呈报皇上,皇上赐五色绸三万段,许敬宗以下加级,赐帛有等。总章元年(668)二月,举办入学的释乐礼,建成学馆,因此请求赠颜回太子少师,曾参太子少保。高宗都同逐一逐一意了。

其时有命令,凡应征到辽边境的军人中逃亡者在限日不自首和厥后的逃亡者,逐一概处斩,家口没官。太子上表提见解道“:我据说有司对背逃之军人,长时不出自首,家口都将没官。但是他们中有的是限日内出来自首,未经断罪,被各州囚禁的,人数极多;有的是暂时生病,未能归队,听到这逐一命令,恐惊逃亡的;有的是因砍柴,被仇敌抄掠的;有的是因渡海往复,漂没于沧海中的;有的是深入敌境,被杀伤的。由于军法极严,士卒不因战亡的,同逐一逐一队之人,兼受牵连有罪。于是有没有端消亡或失散的,多注明为逃亡。军旅之中,又没法逐一逐一核对。直据上面的报告,都做真逃,家口都要没入官。论情实可哀悯。《尚书》道‘:与其杀无辜,宁可失不经。’伏愿逃亡者之家,免其配没。”

咸亨二年(671),高宗到东都洛阳,留太子在京中羁系国政。其时正遇大旱,关中饥乏,太子命令取廊下兵士粮食,见有的吃的是榆皮蓬实,于是命令主管仓谷饮食的太子家令发足廊下士卒的粮食。这时候戴至德、张文馞兼右庶子,与右庶子肖德昭逐一同逐一逐一辅弼太子,太子多疾病,逐一样平常政务都由戴至德等决计。其时,义阳、宣城二公主因母亲开罪,幽禁于掖庭,太子瞥见很是怜悯,便上奏请放出她们。又请求以同逐一逐一州沙苑地分借给贫平易近。高宗都同逐一逐一意了。高宗又下旨太子到东都洛阳,娶右卫将军裴居道之女为妃。有司上奏获得有数的白雁作为贽礼,高宗大喜道:“汉获朱雁,遂为乐府;今获白雁,得为婚贽,彼礼但成谣颂,此礼便首人伦,异代相望,我无内疚。”裴氏很守妇礼,高宗曾对侍臣说:“东宫内政,我无忧矣。”

上元二年(675),太子从幸合璧宫,不久丧生,享年二十四岁。高宗很是悲哀,因太子慈惠爱亲足以称得上孝,死而不忘君足以称得上敬,故谥号为孝顺天子。那逐一年,太子葬于缑氏县景山的恭陵,葬制以天子之礼,百官三十六日穿丧服。高宗亲自做《睿又德纪》,并本身书写,刻在石上,树立于陵侧。


旧唐书·孝顺天子李弘传

旧唐书·孝顺天子李弘传原文

孝顺天子弘,高宗第五子也。永徽四年,封代王。显庆元年,立为皇太子,大赦改元。弘尝受《年齿左氏传》于率更令郭瑜,至楚子商臣之事,废卷而叹曰:"此事臣子所不忍闻,经书圣人垂训,何以书此?"瑜对曰:"孔子修《年齿》,义荐褒贬,故善恶必书。褒善以示代,贬恶以诫后,故使商臣之恶,显于千载。"太子曰:"非唯口不成道,故亦耳不忍闻,请改读余书。"瑜再拜贺曰:"里名胜母,曾子不入;邑号朝歌,墨子回车。殿下诚孝冥资,睿情天发,凶悖之迹,黜于视听。循奉德音,实深庆跃。臣闻安上理人,莫善于礼,非礼无以事六合之神,非礼无以辨君臣之位,故先王重焉。孔子曰:'不学∥ㄖ鹨获》,无以立。'请停《年齿》而读∥ㄖ鹨获记》。"太子从之。龙朔元年,掷中书令、太子宾客许敬宗,侍中兼太子右庶子许圉师,中书侍郎上官仪,太子中舍人杨思俭便是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,摘其英词丽句,以类相从,勒成五百卷,名曰《瑶山玉彩》,表上之。制赐物三万段,敬宗已下加级、赐帛有差。总章元年二月,亲释菜司成馆,因请赠颜回太子少师,曾参太子少保,高宗并从之。

时有敕,征边辽军人逃亡限内不首及更有逃亡者,身并处斩,家口没官。太子上表谏曰:"窃闻所司以背军之人,身久不出,家口皆拟没官。亦有限外出首,未经断罪,诸州囚禁,人数至多。或暂时遇病,不及军伍,缘兹怖惧,遂即逃亡;或因樵采,被贼抄掠;或渡海往复,漂没沧波;或深入贼庭,有被伤杀。军法严重,皆须相傔。若不及傔,及不因战亡,即同逐一逐一队之人,兼合有罪。遂有没有端死失,多注为逃。军旅之中,不暇勘当,直据队司通状,将作真逃,家口令总没官,论情实可哀愍。《书》曰:'与其杀不辜,宁失不经。'伏愿逃亡之家,免其配没。"制从之。

咸亨二年,驾幸东都,留太子于京师监国。时属大旱,关中饥乏,令取廓下兵士粮视之,见有食榆皮蓬实者,乃令家令等各给米使足。是时戴至德、张文瓘兼左庶子,与右庶子萧德昭同逐一逐一为辅弼,太子多疾病,庶政皆决于至德等。时义阳、宣城二公主以母获咎,幽于掖庭,太子见之惊恻,遽奏请令出降。又请以同逐一逐一州沙苑地分借贫人。诏并许之。又召诣东都,纳右卫将军裴居道女为妃。所司奏以白雁为贽,适会苑中获白雁,高宗喜曰:"汉获朱雁,遂为乐府;今获白雁,得为婚贽。彼礼但成谣颂,此礼便首人伦,异代相望,我无惭德也。"裴氏甚有妇礼,高宗尝谓侍臣曰:"东宫内政,吾无忧矣。"

上元二年,太子从幸合璧宫,寻薨,年二十四。制曰:"皇太子弘,生知诞质,惟几毓性。直城趋贺,肃敬著于三朝;中寝问安,仁孝闻于四海。自琰圭在手,沉瘵婴身,顾惟耀掌之珍,特切钟心之念,庶其痊复,以禅鸿名。及腠理微和,将逊于位,而弘资质仁厚,孝心纯确,既承朕命,掩欻不言,因兹感结,旧疾增甚。亿兆攸系,方崇下武之基;五福无徵,俄迁上宾之驾。昔周文至爱,遂延庆于九龄;朕之不慈,遽永诀于千古。本性之重,追怀哽咽,宜申往命,加以尊名。夫谥者,行之迹也;号者,事之表也。慈惠爱亲曰'孝',死不忘君曰'敬',谥为孝顺天子。"其年,葬于缑氏县景山之恭陵。制度逐一准天子之礼,百官从权制三十六日降服。高宗亲为制《睿德纪》,并自书之于石,树于陵侧。初,将营筑恭陵,功费钜亿,万姓厌役,呼嗟满道,遂乱投砖瓦而散。

太子无子,长寿中,制令楚王讳继厥后。中宗莅祚,制祔于太庙,号曰义宗,又追赠妃裴氏为哀皇后。景云元年,中书令姚元之、吏部尚书宋璟奏言:"准礼,大行天子山陵事终,即合祔庙。其太庙第七室,先祔皇昆义宗孝顺天子、哀皇后裴氏神主。伏以义宗未登大位,崩后追尊,至神龙之初,乃特令升祔。《年齿》之义,国君即位未逾年者,不合列昭穆。又古者祖宗互异立庙,孝顺天子恭陵既在洛州,望于东都别立义宗之庙,迁祔孝顺天子、哀皇后神主,命有司以时享祭,则不违先旨,又协古训,人神允穆,进退得宜。在此神主,望入夹室安设,伏愿陛下以礼断恩。"诏从之。开元六年,有司上言:"孝顺天子今别庙将建,亨祔有期,准礼,不合更以义宗为庙号,请以本谥孝顺为庙称。"于是始停义宗之号。

旧唐书·孝顺天子李弘传翻译

孝顺天子李弘,是高宗的第五个儿子,武则生成。永徽四年(653),封为代王。显庆元年(656),立为皇太子,大赦全国改元。李弘曾辞邮更令郭瑜学习《年齿》、《左传》,讲到楚子和商臣的事,掩卷叹道:“这种事臣子所不忍听,本来经书是圣人的垂训,怎么会记下这些事呢?”郭瑜答道:“孔子修《年齿》,义存褒贬,所以善恶必书。表彰善来向后代示范,贬斥恶来向后代警戒。所以使商臣之恶,闪现千年万载。”太子道:“这种事不只是口不成道,就是耳也不忍闻,请改读其他的书。”郭瑜二拜而贺道“:里巷名为胜母,曾子不入;到名为朝歌的县邑,墨子回车。殿下其实是生成的孝心,性情出自自然,凶悖之迹,不视不听,循奉德音,其实很值得祝贺。臣闻安于上理的人,莫有什么能比礼更好的,非礼无以事六合之神,非礼无以辨君臣之位,所以先代的帝王都正视礼,孔子说:‘不学礼无以立。’请停《年齿》而读∥ㄖ鹨获记》。”太子听从。

龙朔元年(661),命令中书令、太子宾客许敬宗、侍中兼太子右庶子许圉师、中书侍郎上官仪、太子中舍人杨思俭比及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,摘出其中的佳词美句,分类编纂,汇集成五百卷,书为《瑶山玉彩》,呈报皇上,皇上赐五色绸三万段,许敬宗以下加级,赐帛有等。总章元年(668)二月,举办入学的释乐礼,建成学馆,因此请求赠颜回太子少师,曾参太子少保。高宗都同逐一逐一意了。

其时有命令,凡应征到辽边境的军人中逃亡者在限日不自首和厥后的逃亡者,逐一概处斩,家口没官。太子上表提见解道“:我据说有司对背逃之军人,长时不出自首,家口都将没官。但是他们中有的是限日内出来自首,未经断罪,被各州囚禁的,人数极多;有的是暂时生病,未能归队,M.听到这逐一命令,恐惊逃亡的;有的是因砍柴,被仇敌抄掠的;有的是因渡海往复,漂没于沧海中的;有的是深入敌境,被杀伤的。由于军法极严,士卒不因战亡的,同逐一逐一队之人,兼受牵连有罪。于是有没有端消亡或失散的,多注明为逃亡。军旅之中,又没法逐一逐一核对。直据上面的报告,都做真逃,家口都要没入官。论情实可哀悯。《尚书》道‘:与其杀无辜,宁可失不经。’伏愿逃亡者之家,免其配没。”

咸亨二年(671),高宗到东都洛阳,留太子在京中羁系国政。其时正遇大旱,关中饥乏,太子命令取廊下兵士粮食,见有的吃的是榆皮蓬实,于是命令主管仓谷饮食的太子家令发足廊下士卒的粮食。这时候戴至德、张文馞兼右庶子,与右庶子肖德昭逐一同逐一逐一辅弼太子,太子多疾病,逐一样平常政务都由戴至德等决计。其时,义阳、宣城二公主因母亲开罪,幽禁于掖庭,太子瞥见很是怜悯,便上奏请放出她们。又请求以同逐一逐一州沙苑地分借给贫平易近。高宗都同逐一逐一意了。高宗又下旨太子到东都洛阳,娶右卫将军裴居道之女为妃。有司上奏获得有数的白雁作为贽礼,高宗大喜道:“汉获朱雁,遂为乐府;今获白雁,得为婚贽,彼礼但成谣颂,此礼便首人伦,异代相望,我无内疚。”裴氏很守妇礼,高宗曾对侍臣说:“东宫内政,我无忧矣。”

上元二年(675),太子从幸合璧宫,不久丧生,享年二十四岁。高宗很是悲哀,因太子慈惠爱亲足以称得上孝,死而不忘君足以称得上敬,故谥号为孝顺天子。那逐一年,太子葬于缑氏县景山的恭陵,葬制以天子之礼,百官三十六日穿丧服。高宗亲自做《睿又德纪》,并本身书写,刻在石上,树立于陵侧。